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花痴妈咪的往事

花痴妈咪的往事

时间:2018-08-08 (一) 我的家在湖南的一个风景秀丽的小县城。在我8岁的时侯,爸爸是火车上的乘务员,妈妈叫王佳丽,是县招待所的服务员。她当时才28岁,是位如花似玉的美人。我的妈妈长得酷似影视名星——陈红,就是演太平公主的那位。 那天妈妈休息在家洗衣服,爸爸在上班,跑广州了。妈妈真是勤快,一上午就在自家的小院子里挂满了洗好的床单,被罩…… 我睡午觉的时候,听到有个男人敲门,然后那男人进来了。我迷迷糊糊的听见他们在说笑,原来是妈妈县城招待所的马经理。 “佳丽,你想我了吧??” “讨厌,别毛手毛脚的,” “走,咱们进屋子里让我日你一通。” “别这样,我儿子越来越大了,看见了不好。” “那我白跑来了?看你的脸红成啥样了,又发情了吧?快想个办法。” “瞎说什么呀……你等一下,我换件衣服就出来。” 妈妈进了屋,打开衣柜背对我脱光衣物,光着身子穿了件兰花长裙子,临出门时,还问了问我睡着了没有。我从小就聪明,假装睡着了,没回答她,妈妈才放心地出去。 妈妈出去一会儿,我就翻身起来趴到窗户口偷窥个究竟。透过挂满的床单的空档,我看见马经理搂着妈妈的腰在亲吻她, 妈妈歪着头和他接吻,很陶醉的样子,她一只手还在摸马经理的两腿之间的鼓囊地方…… 想不到平时里高贵神圣的妈妈是那样的轻薄。 马经理让妈妈平躺倒在一条长石凳子上。撩起她的裙子推到她胸口。 马经理拉开自己的裤子拉链,掏出一根硬挺的肉棍子,爬在妈妈身上,然后一下下的压我妈。妈妈胸部以下都是赤裸裸的,两条匀称光滑的美腿,分开夹紧马经理的身体,两只穿拖鞋的白嫩脚丫儿前后一摆一摆的。 妈妈清纯的脸红了,饱满的乳房被捏握着,下面的小穴被操着。一边低哼,一边伸出香舌舔马经理的面颊。马经理把她两条雪白的腿扛在肩上,她的臀部更显丰盈。马经理屁股前后用力地动着,阴茎在她阴道里不停地插去,阴茎沾满了她的淫水。妈妈的鼻孔发出“唔唔唔”的快活哼声, 我第一次见到妈妈的小穴,丰隆高凸,特别是没有阴毛——“白虎”?!妈妈的冰肌玉肤令我看得心潮起伏,小心肝跳动得更快了。 马经理满头大汗地操了我妈半个钟头,最后满腔热情地把他的子孙后代成液化喷灌在妈妈平滑的腹部。 “佳丽你的小逼真好,从头到尾都那么紧,爽死我了。你这小淫妇。” 妈妈咯咯的笑着,那种娇痴的少妇风情真让人十分爱怜。 几天后,年幼无知的我干了一件错事,把这偷情的事偷偷告诉了爸爸。 爸爸当时脸色阴暗得吓人,挤出一丝苦笑,“东子,这件事千万不要和别人说。没关系的。” 过了两天,爸爸被公安局的人铐走了。 爸爸在马经理回家的路上用菜刀把他砍成了重伤,爸爸被判处了10年有期徒刑。 后来通过审问马经理才知道一件惊人的事,我妈妈有病,一种罕见的病——“性亢奋综合症”,也就是俗语“花痴”。这大概是先天性的原因,不好治疗。她的性欲很旺盛,发做的时候如同犯毒瘾一样,连自己都很难控制,一心就是想和异性发生关系。马经理就是发现这秘密,把我妈诱奸了。 性格内向文弱的爸爸当初找我我妈时,只图她人美丽又贤惠,哪里想到有这事情。他太冤枉了。 那个混蛋马经理被爸爸砍成了终身残疾,又被单位开除了。 单位同情妈妈,让她长期休病假,工资照发。 从那时起妈妈就很少出门,我想她也许是自责吧。亲朋好友渐渐都知道了这秘密,对我妈悄然疏远了,甚至于有些鄙视她。从那时起我了解了男欢女爱的事情,对我的妈妈在心里埋藏了深深的怨恨。 半年后,我奶奶去逝了,68岁的爷爷住到我家来了,他退休前是火车站的技术员。他说是来照顾我们,实际上是来监视我妈妈的,这点连我自己都清楚。她每天不停地做家务,对爷爷非常尊敬,连洗脚水都给他端来。但是爷爷对她没好脸,经常打骂我妈。说他瞎了眼让我爸爸娶了她,害了我爸一辈子。 有时看见我妈穿了件漂亮的裙子,就骂她“狐狸精”,“婊子”…… 后来发展到虐待她吃剩饭…… 对此她只能默默忍受,无动于衷地干着手里的活儿。 在夜里我经常听到我妈屋子里传出她低低地哭泣声。她在痛心自己的悲惨命运。 有一次半夜动静大了些,和往常不大一样。 我忍不住去妈妈的屋子想安慰她一下,看见她的屋子开着一盏小灯,我轻轻撩起花布门帘,屋门半掩着,留存着一寸宽的门缝,我一眼看见的情景似乎有些不敢相信,把我吓的睡意全无。 妈妈嘴里被塞了一块白手绢,身上一丝不挂,正跪趴在屋里的双人床上,撅着圆润的肥屁股,手紧紧的抓着床单。浑身赤裸的爷爷用肉棒拼命的抽插着她湿乎乎的小穴。肉与肉的“蔔哧!蔔哧!蔔哧!”碰撞声,和妈妈发出的“唔……唔……唔……”的快活喊叫声混合在一起。 身材高大清瘦的爷爷鸡巴可真长,有多半尺长,在淫秽的说骂声中狠狠地抽插,一口气就是一百多下的猛操。 “贱女人,我搞死你,让你再偷男人!!” 妈妈的呻吟里已带上了痛楚的嚎叫,完美的面庞痛楚地扭曲。她凹凸玲珑的娇躯不规则地颤抖个不停,两只白嫩脚丫儿在两边使劲的蹬踩。 “贱女人,还和我装正经??挺不住了吧?还不是乖乖地让我操。”爷爷一边猛操着妈妈,一边伸出大手揪出她嘴里的白手绢。 “啊!!!嗯!!!嗯!!!嗯!!!” “爷爷真利害,你…是咋知道我每月这几天性欲最高,最难控制自己的…” 妈妈下身流出的发情淫液已经流到大腿内侧了。她浑圆而饱满的乳房向下贴近在床上,双手分别抓住肥臀的两边,向两边掰开。让爷爷的肉棒顺利的捅进她的阴道里,肥臀不停的扭动往上挺。 “哼哼,这叫爷爷我观察得细。每月这几天你的神情都反常啊,像条发了情的母狗,摇晃着屁股,让公狗来上呀,嘻嘻。” 妈妈发出亢奋的娇喊声:“啊……爷爷……我受不了了……哎呀……你……插得我好舒服……我……我还要……求你再操我一会儿……” “贱女人,真他妈的贱,我都射了两次了,你还要??想让我早点死啊?”爷爷亮晶晶的的浓精喷射而出,射在妈妈一张一合的两片深红阴唇上。 “爷爷您别走,求你再弄我一会儿吧……我不告你强暴我了。”妈妈挣扎地爬起来苦苦央求他。 “你还要??想让我早点死啊???我三儿子命苦,咋娶了你这么厉害的贱女人。”爷爷拎起裤子气喘嘘嘘地悻悻跑了。 (二)(此处由于自己写得不满意删改掉五百余字,等出全集时再看吧。) 王村长就是王婶的堂兄,他听到王婶惊慌失措的述说后,出奇的平静,“妹子,这种事情,事关重大。弄不好公安要抓人的。你千万不要出去乱讲。我去了解清楚再处理。” 王婶一个妇道人家自然没主意,当然是一切听堂兄王村长的了,临走的时侯她接过王村长给的十斤鸡蛋,满口答应地回去了。 “哼!王佳丽这小妇人还真贱。送货上门让老子玩她……哈哈……”高大的王村长狞笑一声奔出屋门去了我家。 “村长您听我解释……不是那样的。”哭泣得像泪美人似的妈妈拉住村长的手说。 “不是那样的??是哪样的?!你站远点。”铁青着脸的王村长一摆手,进了爷爷的屋子。 他照搬王婶对他述说的内容问了一遍爷爷。 躺在床上的爷爷虽然不会说话了,但还能够点头——这样一来什么都清楚地表明是妈妈强奸了爷爷。 当时屋子里还有惊愕万分的我。 “你准备和你老公在监狱里作伴吧,我这就到派出所报案去。”村长幸灾乐祸地边说边走。 “不!……村长求求您,我再也不敢了……您饶了我们母子吧……你可以拿走任何想要的东西,我什么样的要求都能答应你。我会守信用的。” 妈妈紧紧抓着村长的小臂,仿佛抓着的是最后一线希望,失去它她将被打入地狱的最底层…… 村长冷酷地望着妈妈。不知为何,村长看到美丽妈妈的狼狈样子心里特别兴奋不已。 “……我很想知道你守不守信用……你能告诉我,我咋能知道你守不守信用呢??”村长脸上泛着淫邪的笑容阴森地说。 村长走到妈妈身前,他眼里燃烧着欲望的火焰。他突然粗暴的撕开妈妈的裙子,扯下她的乳罩,妈妈的一对丰挺秀美的乳房颤动着暴露出来,奶头涨大竖立着,他又捏住妈妈粉红色的乳头,旋转着。 “哦………”妈妈忍不住发出呻吟,紧紧护住雪白的乳房,拼命摇头哭喊:“不!”美眸中流露出又羞又怕的神情。 “……别……别在这儿,别让孩子看到!东子你出院外玩去……” “不行,东子不能走,来看看你妈妈是个什么样的母亲!” 妈妈惊恐地发现村长内心世界原本是那么的恐怖与邪恶,她死盯着村长泛着淫邪的笑容的脸。 “你真是个畜生!”妈妈狠狠地打了村长一记耳光。 “他妈的贱女人!”村长恼羞成怒,一只大手紧紧抓住妈妈的一只胳膊,把她拉过来,另一只巨拳连贯性地猛击她的小腹。 “啊!……啊!”娇嫩的妈妈被他打得死去活来,不住地惨叫。 “妈妈的贱女人!大难临头了你还敢装硬!!上回看戏老子吃你回豆腐,你就打了我一记耳光。这回我吃定你了。”变态的村长惨不忍睹地踢着被打倒在地的妈妈。 “村长求求您,我再也不敢反抗了……妈妈屈辱的泪水夺眶而出。 噩梦还没有结束。村长扒光了妈妈的裙子乳罩和内裤,直到她秀美的身体完全赤裸。妈妈双手紧紧捂着脸蹲在地板上,雪白细嫩的脊背上沾满了土,匀称光滑的美脚上只穿着两双白色的短花丝袜和高跟黑布鞋。 村长终究制服了妈妈,得意忘形地脱起裤子…… 妈妈知道要发生什么了,她显得很紧张,脸色很白,眼中露出哀求的目光。 对村长说:“能到床上去做吗?” “少废话,趴在书桌上!”村长走过去,一把抱住了她,反剪起她的双手,不管她愿意不愿意,让她趴伏在书桌沿上,妈妈一条腿笔直的站在地上,另一条腿被村长托起架在了书桌沿上。 这姿势使她的下身更加清晰地露出来,原本紧闭的小花瓣也被略微的撑开了一道小缝。这样让我就能非常近的清楚欣赏,他是如何干着我的母亲。 “不……不要……求求你!让孩子到我前面来。”她凄惨地哀求着。 “行。东子你到书桌前面去,可前面就只能欣赏你母亲的淫乱表情了,哈哈哈……” 我从前面看见在她那细细的小腰衬托下,她扭动的丰臀很美,圆滑而丰满,显得极为性感。 村长朝我做了个鬼脸,冲掌心里吐了口唾液,抹搽在大龟头上。毫不留情的把粗大的阴茎刺进了母亲的生命最深处。 “啊——天哪!”妈妈痛楚的娇呼,美丽的面庞也有点儿扭曲,坚挺的阴茎一次一次地用劲插送着,她上身受到攻击而前后乱动着,乌黑的长发在脸上飞舞。 妈妈抓紧在书桌沿上的手颤抖不已。妈妈的脸变得通红,放弃了最后的反抗挣扎,痛苦地闭上了美丽的眼睛,泪水不断沿着她雪白的脸颊滚下。 随着村长的肉棒抽动,她的屁股也往后迎合着,并不时发出“咕唧咕唧”的声音。 她感到最难以忍受的就是,她在孩子面前被奸污时会出现性快感,在不道德的性交中她也会抑制不住的呻吟, “啊……啊……哦……”她会为她有性高潮而感到耻辱,在孩子眼中妈妈应是高贵神圣的,此时屋子里充斥着村长的喘息声、妈妈淫靡的呻吟声和啪啪的性交声对她来说简直是让她难堪万分。村长抽插地速度越来越快,妈妈的下身也越来越湿,“呱叽、呱叽”的不停的响。 看着浑身乱颤,嘴里“咿咿呜呜”放声呻吟的妈妈,我那幼小的童心在流泪,对妈妈的下贱在心里埋藏了深深的怨恨。妈妈身体猛然哆嗦着,双腿不住地痉挛,屁股往后挺撅着。看来她到达高潮了。 “妈的贱女人!水这么多,你尿炕头了?给我爬起来。”村长拔出充血涨得老大的鸡巴,淫水顺着大鸡巴湿淋淋的流下,一巴掌打在妈妈屁股上。 (三)一丝不挂的妈妈缓慢地爬起来,曲线优美的雪白裸体展露在村长面前,她赤裸的肉体在出汗发出艳丽的光泽,村长鸡巴又翘得高高的。 村长将妈妈仰推倒在桌子上,然后将她的一只脚高举过双肩,给她脱下黑布高跟鞋,揉捏着她的穿白色花丝袜脚,边说:“小淫妇,你的脚上的肉很娇嫩,脚形整齐也秀美。比我媳妇的大脚强百倍。” 村长用舌头反复舔着妈妈翘起的白花丝袜脚心,嗅着好闻的味道。妈妈闭起眼睛,呻吟了好几声。” 别看你平时一本正经,像个农村好媳妇,看看你穿的白色花丝袜,就知道你是个“狐狸精”,“婊子”……村长把妈妈穿着丝袜的两脚放在自己的鸡巴上。 妈妈心领神会的用两脚内侧夹住早以翘得高高的鸡巴,上下套动着。“舒畅啊,太光滑了,快点弄。”村长弯腰两手各握住妈妈一只柔嫩丰满乳房,揉搓起来,食指姆指夹捏起小巧微翘的乳头,揉捻旋转。“别同时捏两个奶头,我痒死了,”妈妈的呼吸一下就紧张了起来,“放手呀……不要这样捏两个奶头……受不了了”.妈妈两手急忙上来要护住自己的乳房。 村长真坏,就是不撒手,好奇地加大揉捻妈妈乳头的速度,两个奶头被揪起两寸多长。妈妈兴奋得拉出深长的一声:“啊———!你这死鬼快点弄我,快点干我呀。痒死我了”她一只胳膊一下抱住村长的腰,另一只手抓住村长的大鸡巴使劲地上上下下来回套弄着。“你这死鬼快点弄我,快点干我呀。痒死我了”“妈的贱女人!还真骚,我操死你”。 村长把妈妈的双腿扛在肩上,把肉棒猛剌入到湿淋淋的肉洞里,一下一下地往下插下去,每插一下,妈妈都浪叫一下,妈妈两腿的肌肉一下都绷紧了,两脚尖向上翘起,脚趾张开似乎想把白花丝袜撕破似的。“蔔滋!蔔滋!蔔滋!蔔滋!”“唔……噢……唉哟……哟……唔唔……” 村长的阴茎几乎每下都插到了妈妈阴道深处,每一插一下妈妈都不由浑身一颤。妈妈发出“唔……唔……”的淫叫,喘吸变得短暂而急促。 妈妈全身在颤抖抽搐,一波波强烈的快感冲击得她不停的娇叫,“啊、啊、啊啊啊啊啊啊!”她的脸好像喝醉酒似的涨红了,表情十分亢奋,妈妈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强烈性欲,不停的晃动着满头的长发,下身不断的紧缩着,叫喊得肆无忌惮。 “我不行了………啊……我受不了了……啊!”我眼看着妈妈开始一阵抽搐,随后阴道如同箍子一样紧紧的裹住村长的阴茎,爱液从蜜穴内喷涌而出。“啊啊!…好美了…真利害……好啊!快点射出来,我喜欢你的精液,”“ 村长喷着热热的鼻息,拚命的忍着做最后冲锋。妈妈穿着白丝袜的两脚不断的在他两肩膀上乱晃着,大约又猛干了百十几下后,忽然村长低吼一声,也趴在妈妈的身上不动了,他混身开始冒汗。 一会儿他把湿淋淋肉乎乎的阴茎由妈妈的阴道中抽出来时,他的白色精液和妈妈的爱液从妈妈的小阴唇里喷涌出来……射出二十几公分距离。 “怎么样?舒服死了吧。你忍不住就让我给你疯狂的舒服,不知道让派出所的刘所长干你蜜穴是啥样??”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所谓潮吹,是女性性高潮的最高境界。因为几万人中只产生一个左右,所以就糜为珍贵。这种女性,性感强烈、高潮迭起、而且可连续做爱而不知疲惫。每次高潮都有爱液从蜜穴内喷涌而出,有的可射出二十几公分距离。同这种女人做爱,你至少要准备十卷卫生纸,一个加厚尿布、几“打儿”套套,否则你会很难堪的。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女公务员的沉沦 第16章